毛头明明

毛头明明

 
   
5张

我喜欢新lofter模板,我又想该逐渐恢复写点什么了。维护了小半年的博客(http://maotoblog.com)加载图片很慢,服务器不给力,所以又想回到这儿。

 
 
 
   

木瓜登山第一百九十八期活动公告

各位久坐转椅、腰椎颈椎扭曲、前列腺压力巨大、每日午后只穿秋衣也觉得空调骚热的同僚:

雨入冷秋,风渐寂寥。

七月遥远,酷暑不再,我们很久没有欢聚再一起周末起早儿、爬爬西山、吃吃柚子、大块朵颐,就如同庆庆有了女人,电话不断,我跟他就少有再在一起六点吃饭、七点下班、他回头看我、我说你妹,就如同韬哥潜心入道,头戴毡帽,就少在微博写诗、面色轻佻、叫我喝酒、打羽毛球。所以我想年轻时代虽渐成过往,但放松放逐应常在常青,就好比日复一日虽时光翻样儿的逝去,但爱情基情没有被忘却一样。所以在这里提议这周六(2012-11-17)我们再去吹凉风,重返阳台山,思国思社稷,赏叶赏秋香。

活动主题:阳台山一日游

时间:2012-11...

 
 
 
   

有没有经常刚刷了鞋就遇到下雨天,哎天气总是喜欢开个玩笑而已。

 
 
 
   

我终于发现lofter的后台管理都简洁成马了,没有访问统计,没有导入导出,哎你妹,怀念博客大巴了。

 
 
 
   

好罢,去大理(四)—— 再见那如风样少年

或许每个人都有那么一年,路遇坎坷,年华蜕变,经历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失败,逼自己思考了原本不愿去面对的事情;就好比或许每个少年都有一段悠扬的情路,那时怀揣某位姑娘,胸中积郁爱慕,享受着杂陈幽怨的甜蜜,煎熬了再难忘却的彼时。

我也有的那么一年就是2012,只不过种种同僚或羞赧于发在博客上,或鄙夷于自己词难达意的文笔,而我则仰着下巴、目无旁光的将这些同步到豆瓣和微博——二逼也好,文艺也好,也可当做傲慢的流年——这又好比人生诡谲,去日无多,我慢慢学会真的不去掩饰自己的想法,就好像我真的决定去那些矫情的地方疗伤一样。

两位同伴姑娘带我去了她们下榻的“老房子”青年旅社,在那里我度过了最宁静安乐的一个下午,也是那...

 
 
 
   

好罢,去大理(三)—— 带着妹妹去疗伤

生活中遇到问题,这本身就是一种痛苦,解决它们,就会带来新的痛苦。各种问题结队而来,使我们疲于奔命,不断经受沮丧、悲哀、难过、寂寞、内疚、懊丧、恼怒、恐惧、焦虑、痛苦和绝望的打击,从而不知道自由和舒适为何物。心灵之痛,通常和肉体之痛一样剧烈,甚至更加难以承受。正是由于人生的矛盾和冲突带来的痛苦如此强烈,我们才把它们称为问题;正是因为各种问题接踵而来,我们才觉得人生苦难重重,悲喜参半。

——《少有人走的路》

乐观是一种生活态度,而这种生活态度往往源于是不是有强大的自信去解决那些零零散散看似总会缠绕在身边的问题。

年初早些时候我挑灯夜读《少有人走的路》之后居然收获奇效,在那一段时间内心态平和,不再整日板脸...

 
 
 
   
9张

  《好罢,去大理(二)——你要去骑行》

——敞开房门眼睁睁的从8点看到10点,雨在稳步变小,尽管仍旧乌云堆积,大理阴沉。当我决定退房并且不再尝试预定当晚洱海东岸的宾馆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牛逼在焕发了,一个声音阴恻深沉不断在我耳边缭绕:无论雨多大,你要去骑行。


环海西路。

洱海西岸沿线,自南到北一条笔直的道路叫做大丽路,是大理至丽江的必经要道。许多头戴双飞帽、背上大背包的驴行者举着拇指站在路边,在这里搭车到丽江、香格里拉、或者甚至拉萨。搭车会是愉快的经历,可以省掉经费、和车主高谈阔论自己的牛逼过往以及人生观、捡男捡女、以及以后向再遇到的人高谈阔论自己的牛逼过往以及人生观。我披上防雨水2000mm的冲锋衣,戴上5元一天租来的安全帽,飞快的掠过一两个这种牛逼的搭车人,第一次飞驰在广阔的人世间。

和许多令人难忘的第一次一样,这个第一次也在逐渐使我由不安转向兴奋。才村码头,我在那里把冲锋衣脱下束在背包后面,也在那里结束第一次进而开始纯粹快感的旅行。速干裤的下半段拿掉了,休闲太阳镜也没有怎么影响我的得意洋洋,超越过那些骑着双人车的小姑娘,这种骑行不会有任何压力——就算是二逼也好,只要不摔到飞出去,再丢人的表情也只会停留一瞬间。所以当我肆无忌惮的大声叫喊着经过环海西路那家没被我发现的路边渔家的时候,尽管那个渔家的小姑娘刚好走出门来晾晒小银鱼,我还是很快的恢复了尴尬定住的表情;而她似乎司空见惯的鄙夷也很快被我抛在身后好远了。


弯道和村庄。

坦坦大路上就算调成大圈用力蹬也不会显示出速度有多快,所以弯道和村庄疾驶虽然危险,但是还是很值得一试。7年前高考前夕我一面遥望着广告牌,一面心中想着某位同窗姑娘,一面将一位逆行推车的姊姊自行车前轮撞瘪,一面自己从车上飞了出去。所以每每速度加快的时候,我就会极力将已经习惯性飞走的思绪拉回来,以确保自己不会像杯具一样摔碎。村庄里偶尔会有拉车做活的大叔欢笑着对我喊“Hello!”,我挥手示意;那些身着白族服饰的上年纪的挑着箩筐的阿姨则在我飞过之后远远看一眼背影,脚下不停。


疲惫和黄焖鸡。

在洱海的最北端有一座古镇叫做江尾,四点钟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了。所以我的结论是尽管中午我吃了一碗米线和一碗两个鸡蛋的醪糟,但是没有肉食仍然难以坚持到双廊或者挖色。黄焖鸡是这里的特色吃食,我在一家小店里点了一盘,外加青菜以及啤酒,吃饭一小时,开始恢复体力。这些黄焖鸡和我吃的大多饭菜一样,辛辣尚可,口味嫌重。不过配上啤酒,很是值得一试。

骑行的关键消耗在于大腿和裆部,如果有骑行裤估计可以提升至少20%的持久力。我没有骑行裤,但是我在裆部被磨毁之前垫上了一些防护措施,所以能够减少10%的额外消耗。只要有吃饱,我的体力似乎是可以源源不断产生的。5点钟,在和老板娘看了一档奥运煽情节目之后我再次上路了。


东岸,少年。

东岸风光,苍山随着洱海的临近远去了,不过短短几小时下午时光,时空变换,宛若梦魇。望着那些回头路会有一些惋惜,只可惜时间太短,美好太长。我想当骑行满一圈之后再次回到西岸会不会是轮回,那时候再望现在这里,嗟叹的总是触及不了的地方。

会有许多轮回。当突然遇到一众无忧少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真的不再是少年了。生活会磨砺我们许多,多到再也回不去曾经还在张望的自己。

在距离双廊还有几公里路程的时候我遇到了这些少年,我们节奏不同,背景不同,年龄不同,家乡不同,却在后来的几天结伴同行成为好友。我想说这些少年是这次旅行的拐点,他们开始帮我刺破寂寞,回复自我。而在接下来的两三天那些欢颜笑语感染着我,让我不禁回忆起自己年少时那段轻狂喜乐的日子,进而开始燃起一阵阵奋然大作的渴望。

(待续)

 
 
 
   

好罢,去大理(一)—— 姑娘的事情

——最初的三十几个小时,谈笑蛮多,孤独不少。尽管走的时候洒脱,在临行机场我还是把到7号的行程订满,就好比尽管在大多数时候已经对爱情和人情心灰意冷,还是忍不住去做,侥幸的盼望事情终究可以如同想象那样发展,符合到自己的预期。

游记可能写不好,因为我以为优秀的流水账需要图文并茂,以事实为主,偶尔擦一两点自己的思想感情;然而我满腔满腹的牢骚,成天成宿的悲情,远远一两句“这里的景色确实美极了!”、“那瞬间让我想起了***!哎。。真的要来这里!”所不能够满足。而故事也可能赘述不清,因为那些成为了现实的故事早已印在我的悲歌苍凉里,尽管在时间消磨了这些日子,尽管或不相干,尝试写下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难过。所以...

 
 
 
   

在这短暂的在云端的日子,有那么多放松和快乐,但是我从没想过要停留在这里,逃避不是我的风格。
那些难以接受的失败,那些难以抹去的情感,都需要我短暂离开后继续去面对。尽管我还不清楚究竟如何处理,但我很确定我会开始乐观和积极。

 
 
 
   

玩耍的时候忘了伤痛,忍不住悄悄打开邮件,难过和厌烦依旧。

 
 
 
   

每天早上太阳照常升起,照耀那些或镏金招牌或水晶招牌;我们发型或剃掉一边留住一边散落半脸或用力吹起傲然挺立仿佛小白兔儿耳朵立起来的笔直站做两排,布衣长短,鞋子斗艳,隐藏掉背景和文化不同的那些卑微或桀骜不驯,眼神里满是清澈和信仰。那些划破清晨街道嘈杂的号子发自内心,蓬勃而出,在路人因被惊吓而露出的鄙夷和愤恨中格外嘹亮醒目。车马不停,阳光耀眼,那瞬间我们胸脯挺起,情绪激昂,眼眶中噙满泪水,胸腔里奋起豪情;一切身边斜视我们的赶往中关村当班的屌斯腐女都化作粪屎流尿,同样挣着几千元微末工资,同样堆出笑脸欲拒还迎,他们无法拥有这一瞬间的傲视世俗,他们佯装拥有着不一样的卑微青春。


嘿,立会了。

 
 
 
   

在间或清醒的时候,我会发现促使我产生一切苦痛的根源在哪里,然而那些刚刚过去的隐隐作痛让我变得胆小如鼠,不敢去下定决心舍弃那些已经糜烂病痛的枝条。那些枝条摇曳着,风吹草动,又重新裹回到我的身上,绞痛纠结,久久不能自拔。


 
 
 
   

渐渐平静和悲凉了,唉时间能磨去多少。

 
 
 
   

我的moto平板能轻松连接外置键盘和U盘,耶。

 
 
 
   

其实你说为甚么张爱玲和胡兰成分手后还要给他三十万,那是要做出某种形式来甩脱情感的伤痛。当爱一个人却爱不到的时候就会这样做,以颓废面对苍白的人生。

 
 
 
   
10张

7月21号我回家去,庆幸,在受灾的时候能在家中。

 
 
 
   

坏情绪缠绕挥之不去,如影随形般我把自己陷了进去。我想我应该找点事做,认真准备这次出行。

 
 
 
   

第三支烟

晚十点的三义庙公交车站未见清凉,我磕出第二根长白山点上,收紧背包带走出去,辣。


夜晚的公交站总能让我想起某些过往,那时甜蜜窃喜,此时苦涩绞痛。西瓜头大舌头屌丝男绕着他妈在车站废话,我无力瞥出一眼,回身在报亭买了一包长白山。那时候我需要不断点燃第一根,第二根。我深吸一口吐入暗夜,入口淡然出口辣涩,假烟。运通101驶来了,弹掉烟屁,收紧背包,车里坐满了人,我继续锁紧眉头。车上的人都不认识我,所以我阴沉的脸色不会影响路人。


西瓜头大舌头屌丝男和她妈跟随我一起下车了,他们在谈论了一路去十渡玩不能过夜,因为那里脏,以及从早到晚喝茶以保证牙齿健康等题目后消失在夜幕里了。苏州桥旁路灯闪耀,豁然开朗,我想到要去行

 
 
 
   

得转个这:

"当你不去旅行,不去冒险,不去谈一场恋爱,不过没试过的生活,挂着QQ,刷着微博,逛着淘宝,干着我80岁都能做的事情。。你要青春有毛线用。"

 
 
 
   

亲历西藏后注意事项,写给想去和将要去的人,写了好久。

MK了备用,我其实只想去简单晒太阳。。

热心网友:

首先要感谢人人网:郑立人的日志 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746658742&owner=277442890

1.对于报团的人建议火车前去飞机回来,飞机过去后可能无法立刻适应而发生高反。

2.对于坐火车去的,我是从上海到拉萨T164,硬卧,用了48小时,自带生活用品,一定要带好插线板,一节车厢60人只有两个插头(貌似有些高级的火车插座比较多啊,我反正没坐到过)

3.火车卧铺上的空调直接对着头吹,容易感冒,睡前请用报纸把出风口给塞起来

4.火车上错峰上厕所

5.火车进入格尔木后停车20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到前端、网页、技术、设计、UI、设计师、工程师、JavaScript、用户体验、产品经理、可访问可用性、Web、规范、页面就、交互设计这些但不限于这些,真心想吐。

 
 
 
   

我喜欢你,你别喜欢我。

我想这件事情闹大了。


我很想知道男人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是不是真的最强烈的欲望就是性,所有的行为都是在最原始的野性促使下做成的。而那些情谊爱意,是不是都是原本受交配欲望的驱使而形成,那么在年轻的时候,没有生死与共过,没有一日夫妻百日同床过,没有每日隔江相望三年五载过,甚至只是才认识了那么一会儿,拉过手或者没有拉过手,亲过嘴并且还是牙齿撞到一起的蹩脚技巧或者干脆没有亲过嘴,就能够开始爱了?

我真希望就是一只邪恶的走兽或者随便什么哺乳动物,没有读过《神雕侠侣》里的后五分之四,没有幻想过《金粉世家》梳好头发插着裤兜斜睨一位街角手捧着百合还是什么跑过的扎起辫子的姑娘,不知道《玉观音》中只凭一见二见三见就能...

 
 
 
   

“我放了让你自由

让你远走 我希望你快乐

曾经的幸福落空 心都已掏空

我的所有 成全你所有”

我想我还是去理发一个圆寸,比上两次都长一点的圆寸,一个让夏天略感清凉的圆寸,一个请女人们都不要理我的圆寸。

 
 
 
   

奋起呦你妹!

蚊虫夜袭,扰人清梦,翻想日间不顺,胸中不抒,进而仕途不举,情路艰难,终于辗转反側,淤积悲凉,再难入睡。

想光阴回滚,年少轻狂而热血满腔,终日伏案欲举大事,却微微索索,度日散漫,直至今日,一事难成。组内之位渐微,国事大事旁侧,空怀志在胸而难半施展,兀顾羞闭塞而暗地激愤,虽久入池中徒据年份,竟颠沛流离于市井阿三,复日复日,悲夫终日郁郁难欢,武功堪堪自废。

欲按指寻路而不得见,奋咸鱼翻挺却志不存,罢廖罢廖,心灰意冷之处,百感交集,自怨自艾至深,苦泪难泣。舍三年再觅去处?既志不存已难发奋;弃本类池中取它?然不得见已维步艰难。杂弄盘错,天地无门,处危竟不感,堕堕似消亡。

自古逆境生存,激人潜能;逆水行舟,发人...

 
 
 
   

7月10号下了大雨,我喜欢下雨,但是那天的雨,,,我特想说下你妹的雨!!!T.T下你妹的雨啊!!!

 
 
 
   

昨晚辗转,我想知道童话里那些是不是都是骗人的,小说里那些爱情是不是真的存在。我鄙夷于我的犹豫、现实,真正苦笑这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今天一定要做一些事情,一定要做,因为不做的话我就******憋死了在心里。

 
 
 
   

跟随内心。

 
 
 
   

“窝绝对不能承受这是练地答记”

 
 
 
   

唉这歌词虽然不够文艺,曲调也不够细腻耐听,但是太过应景,夜深欲泪。